昔日母婴独角兽暴雷贝贝集团欠款上亿急需资本救火贝贝集团最新消息

未命名_副本.jpg

这段时间,经历了同程生活申请破产保护、华尔街英语宣布破产等新闻后,昔日母婴独角兽贝贝集团,也开始暴雷。

先是,8月9日贝店平台发出一则《贝店业务调整通知》,称贝店将于8月10日起进行业务调整,原商城业务将升级为导流平台,接入淘宝、拼多多等第三方供应链。

昔日母婴独角兽暴雷贝贝集团欠款上亿急需资本救火贝贝集团最新消息

当日,有上百家供应商聚集在贝贝集团总部门口拉横幅讨债、催讨账款。

根据某媒体爆料,目前,商家组建了4个维权群,每个群几乎都满员500人。据商家维权群自制的excel表格统计显示,目前贝店拖欠的商家货款已经接近2.7个亿,包括保证金在内,总额已经超过了3个亿。而这份表格还在不断的更新。

从爆料视频中,我们了解到,目前贝贝集团总部已经人去楼空,只有贝贝集团自有品牌希美还在正常运营。不少媒体表示创始人张良伦已经不知去向,供应商联系不到相关负责人员。

不过,在8月13日上午10点,贝店与商家们有过一次正式的会晤,并且当天贝贝集团创始人张良伦与集团副总裁张龙珠在经历好久玩儿消失、不接电话、不回信息之后,首次露面了。

据了解,经过3个多小时的沟通,对于供应商账款拖欠事宜,张良伦并没有给出实际的解决方案。再次重复了拖欠理由是目前贝贝集团资金出现问题,资不抵债,目前最大的希望是寄托于寻找新的投资方。

昔日母婴独角兽暴雷贝贝集团欠款上亿急需资本救火贝贝集团最新消息

01 昔日资本红人估值超14亿美元

翻开贝贝集团的历史,其中不乏光鲜亮丽的资本背景。

根据天眼查数据,贝贝集团创建于2011年,旗下拥有贝贝网、贝店、贝仓、贝省等平台,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科技零售公司。贝贝创始团队来自阿里巴巴,先后获得IDG资本、高榕资本、今日资本、新天域资本、襄禾资本、高瓴资本、红杉资本、创新工场、北极光创投等风险投资。

天眼查还显示,贝贝集团总共获得6轮融资,其中最后一轮是在2019年5月,获投8.6亿元融资,投资方包含高瓴、襄禾等新资方,也有IDG、今日资本等老股东。

烯牛数据显示,2016年,贝贝集团的估值已经超过14亿美元。

而贝贝集团的创始人张良伦过往履历也让人羡慕。

85后张良伦,2009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获工学硕士学位;毕业后,张良伦加入阿里,2年后,创立淘宝返利平台米折网,一年就做过佣金过亿,利润上千万。

2011年,创立母婴特卖网站贝贝网,区别于当时做标品的蜜芽,贝贝网主打非标品:儿童服装和鞋子等。

那时候母婴电商风生水起,贝贝网估值也水涨船高,到2016年估值已经超过14亿美金。创始人张良伦也因此成为85后创业代表,曾入选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创业家“中国35岁以下创业精英”等。

后来母婴电商由于平台黑洞,流量越来越稀薄,依托于社交流量的贝店应运而生。

一方面有贝贝网时积累的大量宝妈们,另一方面拥有过去积累的供应链资源,贝店一经起步就迅速发展起来,于是有了后面的贝仓、贝省、自由品牌以及现在的故事。

02 社交电商跌落神坛

贝店起源于张良伦看到了社交流量的巨大红利。

的确,在社交红利之下已经诞生了云集这种的营收超百亿元的大平台。不过随着流量不断被拼多多、抖音、快手的瓜分,如今社交电商的处境可谓艰难。

这一点,从云集的营收状态就可见一斑。

根据云集2020年年报,云集公司2020年营收为55.30亿元,上年同期116.72亿元;归属于公司的净亏损为1.46亿元,上年同期录得净亏损1.26亿元;归属普通股股东基本及摊薄后每股亏损0.07元,上年同期为每股亏损0.91元。

2021年Q1,云集当期总收入为6.754亿,调整后净利润为1710万元,净亏损同比减少约70%,过去12个月的复购率超80%。

一句话概括就是在云集平台上,交易量越来越少、营收越来越低。

根源在于社交电商的流量基础是个人微信好友圈,这个逻辑不可持续,而且微信生态流量也在被抖音、快手、小红书、微博等瓜分。当流量红利消失,这种模式的弊端也就渐渐显现。

政策也是社交电商跌下神坛的重要因素。

2019年5月23日,中国经济网刊登名为《贝店陷传销质疑 售后被吐槽“形同虚设”》文章,报道有消费者在网络投诉中称,贝贝集团旗下的贝店由于存在“入门门槛费”和“拉人头”怀疑其涉嫌传销。

2020年以来,监管部门更是对社交电商的管控加强,过去的多级分销模式被限制。

也因此, 不管是云集还是贝店用户规模和交易量都大幅下降,他们也不得不进行多种出路的探索。

昔日母婴独角兽暴雷贝贝集团欠款上亿急需资本救火贝贝集团最新消息

2019年年中试图做成一家供应链公司的贝仓开始内测,张良伦曾对这一模式抱有很大期望:希望贝仓通过2020年一年的时间,能够成为一家更懂社交供应链的公司,而且我也相信,当我们网聚的掌柜力量越多,人越多,我们的供应链就会越强,我们供应链越强的时候,就能够给大家提供更好的货和更低的价格,竞争力会自然提升,这是正向循环。

由于社交电商的盈利模式受到诟病,正如云集下重注于自有品牌:素野、花果里、安织爱、U-NURSE等多个合资品牌,还有刚刚孵化的首个自有食品品牌“李霸天”等。

张良伦开始 all in 自有品牌希美。根据介绍,希美定位于高端市场,旗下现在已经有七个品牌系列,涵盖了美妆品牌水梦露、健康营养品牌澳尔丽、母婴品牌贝贝以及美妆美发、保健食品等多个品类。

不过自有品牌的路也并不是那么好走,贝贝集团还为希美在各大媒体投放了大量广告。即使到如今,从张良伦对外言谈中,依然可以看到希美是张良伦力图让贝贝集团扭转乾坤的王牌。

投入了巨大人力、物力的希美还没有等到开花结果,贝店就开始一地鸡毛。

有不少商家认为,如今贝店形成拖欠货款的糟糕局面,正是因为贝贝集团挪用了商家资金做希美。

不管怎样,希望此次贝贝集团能妥善处理此事,尽早归还给商家们血汗钱。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29mcw@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za555.com/8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