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富贵直播间(富贵鸟直播)

未命名_副本.jpg

还有五分钟,车就来了。我放稳了身边银色的行李箱,从刚拆封的金南京盒子中拿出一根香烟,静静点燃。透过烟雾,最后再和这个城市告个别。

我叫富贵。我知道这是个土气的名字,不过也不难看出家人是对我有期许的。恍恍惚惚地过了二十多年,事情做了很多,却和富贵完全沾不上边。

我觉得是这个城市限制了我,身边的朋友大多都选择了先成家。一个月内收到的喜帖就能让我出去好多份子钱,满月酒的就更别提了。像我这样注定要富贵的人,一定要离开这里,去大都市

动车上的空调比较足,我拿出外套盖在腿上。三月初的天变得很快,不过我也没带什么厚的衣服,心想着到了大都市都可以添置。侧过头看着窗外,也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电影里的桥段似乎也不会发生,主人公的离乡的泪,我是挤不出的。

车在一个半小时后就停了,我早早地就守在了出口,期待着开门的键变成绿色。我下了车,把嘴巴从口罩的下方露了出来,大都市迎接我的第一口空气是清新的。

拿出手机,看了看中介发给我的地址,倒是离这儿不远。

一站地铁很快就到了。我看见一个梳着油头,灰色套西里面搭着白色衬衫的人向我招手。

王哥,是我在联家租房上联系的中介。他热情地拿过我的箱子,示意我跟着他走。他给我发过很多的房源,不得不说,大都市的租房价格真的高得离谱。我本以为疫情两年了,租房价格能便宜下来,不过大都市的入场券也不得不花销一些。我租的是钟圆湾城的三室两厅,在王哥的劝说下,我打算当一次二房东,把这个房子再分租给三个人,这样我的部分就能被分担很多,运气好的话,还能白住。

这个小区真的很大,东区西区相隔得有两公里。三月初的大都市不算太热,王哥领着我走了十五分钟左右,已经有几根头发在汗液的助攻下,挣脱了发蜡,随着风,零零散散地飘动着。

下午七点,我们办好了所有手续。王哥答应我会帮我发发朋友圈,介绍人和我合租。我不放心,稍微布置了一下家里,就拍了几张照片,简单P了一下色调,显得更温馨一点。58同城,闲鱼等App都编辑好了内容并发布了出去。我把价格设得非常有吸引力,我整租2万块每月,加上物业费和水电网煤气费,差不多月开销总计两万二千多,我住最小的房间,另外两个大房间和临着阳台地客厅,每间7000元全包。

简单地吃了点夜宵,我就上床躺下了。虽然很累,但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过着我的商业大计,激动却又紧张。从小就听人说胆大骑龙骑虎,为了我的富贵梦,来大都市这个选择一定不会辜负我。

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索性换了衣服去外面走走。大约是夜里两三点了,街上的车依旧来来往往。我走上了一座不知名的人行天桥,这里安静些许。我盯着桥下的铁轨和远处依旧亮着灯的大厦。这里是梦想之城,所有的异乡客来到这里必然都是带着梦的。有的人成功,有的人离开,而我一定会是成功的那一类。我承受了多少的苦闷,在这里我要加倍地赚回来。

我扶着栏杆,慢慢往上攀了一阶。站稳后,我迎着大都市凌晨的风,缓缓展开双臂。现在回想,这个举动有些傻,不过当时的我却毫不在意。那时的心里只有对成功的渴望,从来没想过大都市带给我的灾难会来得那么快。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29mcw@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za555.com/80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