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粮我买网官网(我买网庄庄)

未命名_副本.jpg

记者 | 赵晓娟

编辑 | 牙韩翔

如果不是过年要兑换春节福利券,很多人甚至想不起来还有中粮“我买网”这个生鲜购物平台。

界面新闻注意到,我买网的小程序、APP仍然处于运行状态,但商品极少,除了中粮集团旗下的食品品牌“中粮香雪”、“中粮福临门”等部分商品,以及少量的常温食品如巧克力、饼干等,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一个齐全的食品网站,连中粮肉食品牌家佳康、蕃茄酱品牌中粮屯河也无法购买,商品丰富程度甚至不如一个拥有2000个商品的便利店。

中粮我买网官网(我买网庄庄)

这种缺货现象始于一年前或者更早。

一名大型国企负责为员工采买福利的人员告诉界面新闻,其公司在2015-2020年的员工福利均从我买网APP上下单,采购内容包括米面粮油和包装食品等,彼时我买网有自己的物流配送团队,售后服务也体验尚可。

但自2021年以来,她发现我买网的商品大幅缩水,许多进口商品无法使用我买卡购买,连中粮自有的几个品牌悠采、山萃等系列的产品数都只有个位数,可选择性极差。此外,和中粮关系密切的蒙牛可口可乐产品更是没有踪影。

在这位采购人员看来,我买网目前主推套餐类商品,类似一口价或者提货卡,成本都在包装上,产品性价比太低,购买者基本都来自大型企事业单位的过节采买福利,个人消费都不会在这平台上购买。她表示,“但我们连单位采购都放弃了,像我们这种采购量大的单位,我买网的物流也没有专业团队负责,现在员工福利改为其他市场化运作的商业机构了。”

起个大早却赶上晚集,是多数从业者对我买网的评价。

我买网由中粮创立于2008年,正式上线在2009年8月,彼时我买网的优势明显,其称“把中粮集团前端的产业基础优势转化给消费者,是我买网未来前进的核心”。与当时1号店、易果生鲜等购物平台相比,我买网确实在部分品类上有天然的优势,也是第一波玩补贴大战和裂变营销的商家。

抢占先机后,我买网获得了3轮融资。公开资料显示,我买网在2013-2015年分别获得ABC3轮融资,其中2015年的C轮融资金额达2.2亿美元,估值超10亿美元,此后筹备香港上市计划。

中粮我买网官网(我买网庄庄)

2017年8月,我买网披露招股书,计划在香港上市,但我买网的上市计划并不顺,至今我买网的招股书状态为失效。

据此前公开报道,我买网在上市之前连亏4年。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我买网营收分别为10.795亿元、14.462亿元、23.217亿元和15.81亿元。其中,2014年至2016年,我买网分别亏损6.31亿、9.78亿和8.87亿元;在2017年上半年,我买网亏损进一步扩大,高达8.39亿元。

在这三年半时间内,我买网累计亏损33.35亿元。

上市计划搁浅之后,一些早期的投资方或被套牢。例如我买网A轮融资获得赛富投资基金后,该基金的合伙人阎焱在2013年7月获得中粮海优董事席位,其于2017年8月退出董事会。不过阎焱的名字仍然在中粮海优母公司中粮我买网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列表中。

自此,我买网已经在新兴的电商平台、生鲜到家平台的竞争中退居二线,加之自身的造血能力也不强,供应链端仍然背靠中粮集团,销售端非常依赖大型公司和合作单位的卡券销售。

直到2020年,我买网在社交电商的暴击之下,开通了抖音号,并邀请一名具有网红气质的主播每周定时直播更新,但目前看来没有立竿见影之效。

而眼下,中粮我买网正陷入一系列合同买卖纠纷案件中。天眼查工商资料显示,我买网的主体公司中粮海优(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中粮海优”)自2020年以来已经收到80多个开庭公告,其中2021年多达64个,诉讼内容几乎都涉及到的买卖合同纠纷,中粮海优作为被告,原告诉讼方包括黑龙江农垦北方米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二商王致和食品有限公司、天津西贝功夫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知名公司。

就面临缺货和诉讼的问题,截至发稿,界面新闻多方联系后也未能获得我买网官方回应。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29mcw@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za555.com/54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