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巨头Shopee大规模毁约:刚落地新加坡,被告知offer没了

未命名_副本.jpg

记者 | 程璐

编辑 | 文姝琪

“8月25日下午5点钟,我接到了一通跨洋电话,是Shopee HR打来的,告诉我公司收回offer的通知。我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周柏(化名)告诉界面新闻,8月28日,自己本应踏上飞往新加坡的航班,但现在一切都改变了。

近日,东南亚电商巨头Shopee大规模取消offer一事,在网上引起热议,不少准员工在临近入职期却被毁约,其中主要包括Shopee在新加坡设立的岗位。

和周柏一样被改变人生的还有林戈(化名),他的脉脉吐槽帖已经登顶热榜第一:“对,我就是那个人在机场,刚下飞机,带着老婆,带着狗的最惨打工人。”林戈告诉界面新闻,自己也是在8月25号当天收到了offer取消通知,“当时我刚落地新加坡不久,正在入境办事处排队弄材料入境。”

遭遇上述境况的Shopee准员工并非少数,周柏所在的两个维权群,目前已经陆续加入超过60人和200人。仅校招应届生,周柏能确定的就有另外6人被毁约。不过,200人的维权大群里也不乏其他大厂员工,他们发布最新岗位招聘,帮助“失业者”共度难关。

对于上述取消offer一事,Shopee方面回应界面新闻称:”由于Shopee部分技术团队的招聘方案调整,一些技术相关岗位被关闭。我们正与相关人员持续沟通,会尽最大努力和支持帮助其妥善过渡。”

落地即失业

前往新加坡前,林戈甚至成立了一个微信公众号“林戈下南洋”,打算记录新加坡的生活、工作经历。没想到落地后,公众号发的第一篇文章竟成失业求助帖。

取消offer的消息来得非常突然,HR甚至也感到意外,但对于具体的取消原因,周柏回忆到, HR只说是公司内部职位调整,再也给不出其他理由和有用信息。“联系我的HR的普通话都说得不够流利,话术翻来覆去也只有那么几句,HR的任务应该就是告知,传达上层意见,并不负责扯皮。”

由于员工尚未正式入职,事件发生在双方订立合同的过程中,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的周金菁律师告诉界面新闻,Shopee作为用工方违约,构成要缔约过失责任。除了支付违约金,公司还应当赔偿员工基于对公司的信赖所造成的损失,包括为入职产生的费用和前往入职发生的交通费、差旅费、住宿费等所有直接减少的财产。

据多位采访对象确认,Shopee HR当前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赔偿1个月工资,另外去往新加坡的其他金钱投入例如机票、酒店等,也声称后续会予以报销赔偿。以周柏计划去往新加坡的投入为例,机票2000块,酒店800块,船票600块以及新加坡的住宿押金1000新加坡元,都已经打了水漂,在新加坡找的房子也要退租。

面对周柏等多位员工提出三个月工资的赔偿方案,Shopee的HR回应只能“尽量争取”。

不过,对于应届生周柏来说,赔偿并不是第一要务,工作地远在新加坡,光是出国前的准备工作就长达数月之久,失业造成的一系列损失早已无法估计,他现在只想先把工作找到。和社招生不同,周柏缺乏完整的社会工作经历,再找工作的难度,远远高于其他人。

周柏是2022年毕业的应届生,由于互联网行业的校招很早就开始,因此在经历数轮面试后,周柏于去年12月份就拿到了Shopee新加坡算法岗位的offer。今年3月硕士毕业后,原本计划于4月入职,但由于国内疫情反复等原因,入职时间也推迟到了8月底。

“Shopee毁约,我不得不重新找工作,但说实话现在已经错过了校招的窗口期。大部分公司都招23届的学生了,甚至23届的秋招都已经结束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今年形势比去年激烈太多,我觉得我的职业轨迹可能都因此完全改变。”周柏表示。

狂奔后的急刹车

当前,全球跨境电商格局正发生动荡,就在拼多多筹备成立新跨境电商平台,对海外发动闪电突击战的时候,东南亚电商增长神话Shopee已经进入收缩阶段。

“过冬了”,在问到上述毁约offer行为时,一位Shopee内部的中层人士向界面新闻评价称,当前全球资本市场比较保守,Shopee也要存粮过冬。

成立于2015年的Shopee,依托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电商所在地——东南亚的人口红利,疯狂生长。在阿里Lazada印尼本土电商Tokopedia、Bukalapk、越南的Tiki甚至全球的Tik Tok都没能占领东南亚的背景下,后发者Shopee依靠砸钱买流量、狂撒补贴政策已站稳脚跟。根据移动数据分析平台App Annie的数据,2020年Shopee蝉联东南亚购物类App年度总下载量、平均月活数、安卓用户使用总时长三项冠军。

周柏向界面新闻表示,他所在的22届算是赶上了最后的好年份,互联网行业依旧繁荣,同学们的工资开得都不低,结果仅仅一年之间就遇上了寒冬。

另外,此次被毁约offer准员工们的一致感受是,变化出现在最新一季财报发布之后。林戈在起飞前两天还收到了HR的热情欢迎,结果落地就被取消offer。

8月16日,Shopee母公司Sea公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Sea Q2营收为29亿美元,同比增长29.0%,但净亏损达到9.312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净亏损的4.337亿美元超出一倍还多。在资本市场,一年来Sea也遭遇了股价暴跌,距离2021年10月373美元/股的顶点,Sea的股价跌幅已超过80%。

收入增速放缓,亏损加剧,连带着东南亚电商环境的改变,例如本地供应链与卖家的崛起,让Shopee也感受到了压力。

今年以来,Shopee在东南亚市场上调了佣金费、支付费和包邮费率等交易相关的费用,接连关闭法国、印度、西班牙等站点,甚至在今年6月,Shopee以一封内部信公开了裁员信息,优化团队包括东南亚的ShopeeFood和ShopeePay团队,Shopee墨西哥、阿根廷和智利团队,以及支持西班牙的跨境团队。

“考虑到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增加,我们寻求谨慎的做法,也因此不得不进行一些困难但至关重要的调整,以提高我们的运营效率,并集中我们的资源。这是为了确保作为一家企业始终保持在最佳的位置,能够实现可持续扩展并最终获得市场的胜利。”

目前,林戈暂时不打算离开新加坡,他打算继续在当地找工作,以及和Shopee扯皮。回国的成本太高,赔偿还没有谈妥,跨国谈判可能更加艰难。

周柏对于后续处理结果也不抱太大期望,“舆论对他们根本就没有实质性的影响,就算我再心有不甘,也没有办法。”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29mcw@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za555.com/49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