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遭遇PAYPAL封账潮,卖家或被误伤、沟通无回应

未命名_副本.jpg

企业出海之路再迎新挑战。自去年年初亚马逊对中国卖家进行封店、封账号后,跨境电商圈近期再掀PAYPAL贝宝)封账潮,不少跨境卖家资金被冻,更有甚者其账户资金余额直接被清零。作为欧美主流的支付方式,PayPal也成为不少出海人卖货优选的收账支付工具。

此前7月,就有国内大卖通拓科技的母公司华鼎股份(601113)发布公告称,旗下通拓科技新增20个PAYPAL账号被扣款14780.07万元。截止其发函日,通拓科技被扣款的PayPal账号合计49个,涉及金额高达6902.52万元,占其公司2021年年末货币资金的10.44%。

跨境电商遭遇PAYPAL封账潮,卖家或被误伤、沟通无回应

实际上,这并非PAYPAL对中国卖家的第一轮封账。从去年年末,就已有圈内卖家爆出被PAYPAL冻结资金的情况,封账苗头初显。发展到今年3月,PAYPAL所封账的卖家账号也逐渐从定点的大卖家,转向数量更多但体量更小的腰部、中小卖家。据业内不完全统计,此次PAYPAL在今年夏天对大量中国商家进行了账号冻结、清零,涉及资金总额超过6亿元。

缘何封账又因何清零?圈内人士如何看待此轮PayPal的封账潮?圈内的风向标又将如何转向?服务超过上万个独立站、深耕国内跨境支付十年,在Asiabill联合创始人冯援看来,海外消费中金融支付更多作为“守门员”的角色,此次PayPal的封账需要回看金融支付的底层逻辑。至于处理的精准度与沟通主动性上,冯援则认为圈内期待更正面的回应。曾会面PayPal派来收集情况的本地律师但情况反映后再无后闻,深圳市跨境电子商务协会法律委员会主任刘伟表示圈内卖家期待更深入的会面沟通,而当中不乏合规经营、却遭受波及的卖家。

目前PayPal无更多回应,此前曾称此次在全球各个国家与地区开展的针对少数违规商户的举措是常规行动,当中针对诸如售假、侵权、欺诈等违规活动的行动是全球化、常态化的。近日,PayPal修改《用户协议》相关细节条款,这一动作被认为是PayPal正在整治擦边球违规行为,防范避税、变更交易属性进而获得低费率等行为。

金融支付机构当起消费“守门员”

“金融支付,更多充当着海外消费‘守门员’的角色,并对卖家起着约束作用”,冯援表示。除了欧美主流支付工具PAYPAL外,海外还有信用卡支付等方式可以选择,当中也有类似Asiabill这样的中国头部跨境支付机构助力企业出海。

“海外消费者若对购物不满意,最直接的一个操作就是投诉到支付的卡组织并进行拒付,而有些卡组织给到的拒付期限长达180天。一旦消费者拒付,卡组织就会向卖家或者卖家背后的金融支付机构收回该笔消费款,若客诉率超出规定范围更会启动相应惩罚程序。为了保证卖家现金流良好运转,金融支付机构一般会把货款按照固定频次兑付给卖家。不过,为防止投诉撤款与违规罚款的情况发生,金融支付机构往往会收取卖家一定份额的保证金。对于独立站卖家的产品与服务,金融机构会依据卡组的相关要求,根据投诉率和拒付率来开罚单”,冯援说道。目前不少海外卡组织要求投诉率不超过千分之九至百分之一。

“优质的金融支付机构会帮助卖家实时预警投诉率的变化,以便做好合规运营以及提升产品质量与服务;另外,机构也会帮助甄别、防止欺诈类拒付,有时候也不排除一些消费羊毛党恶意投诉、钻漏洞。”冯援给湾财社解释了金融支付机构的运营逻辑。

PayPal对此次卖家封账和资金余额清零解释为,在全球各个国家与地区开展的针对少数违规商户的常规行动,当中售假、侵权、欺诈等属于典型的违规活动。在冯援看来,违规销售或引起高企的投诉率和拒付率,而相关维度指标的异常也会引起支付后台的关注。“确实在此前亚马逊封号后,卖家转型独立站发展模式时,行业确实存在着一些乱象,比如寄空包又或者货不对板。但也有一些客诉的提升,是因为当时客观物流缓滞所带来的影响。”但是否会有误伤?冯援认为极有可能。

跨境电商遭遇PAYPAL封账潮,卖家或被误伤、沟通无回应

被误伤的卖家与无回应的沟通

这次PayPal的封账在业内看来,经历了好几轮的发展。从去年12月至今年年初,陆续有大卖家传出被封账,主这一轮主要针对的PayPal的封账更多集中在定性较为严重的大账户。5月的第二轮行动,针对的是中腰部账户,这一次波及范围广泛,据业内不完全统计有6万个小卖家账户被封。6月至今,尾部账户也有不少被波及。

“作为金融科技企业,后面这两轮其实极有可能是通过算法来封账,对于拒付率、争议率数据异常的,就由机器来操作,所以后面两波的误杀率会比前面高。”冯援对南都湾财社表示。

“就突然被扣了五百万元,公司现在现金流没了只能破产,目前已经把房产都拿去抵押周转,能把拖欠的款结清就不错了。”运营三年,颠覆期曾冲击亿元营收、运营团队近七十人,跨境卖家阿皓(化名)没想到自己的独立站竟然栽在了支付环节。账户被封、资金清零,阿皓与身边遭遇类似经历的同行,只能退圈。而与PayPal的沟通过程,阿皓一直得不到正面回应。

实际上,感受到沟通上的隔阂感与距离感不止阿皓一人。深圳跨境电子商务协会法律委员会主任刘伟接受采访时表示,此前曾有PayPal代表方的律师来深圳和卖家及协会团体沟通,当时刘伟作为协会律师曾代表企业反馈相应情况。但收集完情况后,便再无后闻。

而在深圳跨境电子商务协会所搜集的资金清零卖家中,刘伟表示有些是新开的账户或者很久未使用的账户,甚至有的账户客诉率为0。而据相关被封账卖家反映,此前账号也从未收到过知识产权侵权的投诉。

在此次PayPal封账浪潮中,不少卖家也对账户管理条例设置合理与否提出质疑,比如当中的争议费就是争议焦点之一。据悉,一旦账号触发冻结设置,即便最后卖家被判定为无责,PayPal都会收取卖家8-16美元的争议处理费。

而专注跨境法务的深圳律师邓科星则表示,此次PayPal封账背后所涉及的不仅有异国异地的法律条款,更与平台本身设定的规则也相关,维权成本极高。而圈内的卖家,仍在期待正面回应,“即便告知就是处理不了了,也比拖着等不到回音强”,一位卖家说道。

铺货到精品封账潮重塑独立站发展路径

“PayPal的这次封账行动,对于铺货型的独立站而言,是一记重创。”在冯援看来,独立站的发展路径在未来会更加清晰。目前独立站发展,存在站群铺货及精品DTC两种模式。PayPal的封账行动,对于粗放型的建独立站站群来铺货打爆款的模式,并不友好。

随着亚马逊去年对中国卖家进行大规模封店,自建独立站、多渠道多平台布局,成为出海共识。但独立站的发展,也伴随一定的乱象。“独立站本质赚的不是一波快钱,而是长线投入的思维。卖家去做独立站,要扭转的就是原先的货架思维,即过往那种大铺货、凭运气追爆款的做法”,一位头部卖家告诉湾财社。

过去两年,疫情带来的红利曾让出海赛道风头无两,新老玩家争先入局快跑。而随着第三方平台政策的收严收紧,已经出海积压的库存如何消化成为需要解决的问题。而海外经营环境的多变,再比如苹果新系统的发布提升了个人隐私保护,消费画像的精准度降低、流量成本也在不断提升。出海的钱没有之前这么好赚了,这也让独立站部分不规范的操作出现。

“每次危机的发生,总是有机遇存在。这一次海外支付工具的封账,对整个行业而言,未必是坏事。从长远来看,专注在精品品牌、真正懂消费者的独立站,能静下来做事情,也必定在未来能代表中国出海的新力量、真正跑向国际”,冯援表示。

采写:南都湾财社 记者陈盈珊

出品:南都湾企出海课题组(更多报道请点链接)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29mcw@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za555.com/4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