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站是什么快递站(喵站是什么快递的代收点)

未命名_副本.jpg

记者 | 白帆

编辑 | 沈霄戈

每天早上10点多,北京通州区某个圆通网点驿站直送员就会到附近片区,按顺序给几个快递驿站分发快递。一天下来,他可以分发上千票快递。

衔接网点和驿站的“直送专员”,是近两年“驿站直送”模式兴起之后的新岗位。所谓“驿站直送”,即快递网点的快递直接由“直送专员”集中送给驿站,之后再由驿站送货上门或者消费者到驿站自提。

借助“驿站直送”这一末端配送新模式,网点运营成本得到显著改善。“最后100米”配送给到驿站,驿站则乐于拿到更多业务量。不过,新的变革出现之后,快递公司、网点、快递小哥、驿站等多方的利益被重新划分,相应的管理约束仍在摸索中。

“驿站直送”悄然兴起

在驿站开设较多的新社区,“驿站直送”的模式已经愈发受到认可。

位于北京通州的某社区,共包含8个小区,每天的快递量十分可观。但该社区刚开始有居民入住时,附近网点的快递员人手不足,大多数快递往往被直接放到驿站。

如今,随着业务量越来越多,该社区的驿站依旧延续之前的做法,直接与网点展开合作。每天早上,中通、圆通、申通、韵达、极兔等不同品牌的快递会直接从网点拉到驿站,之后驿站的工作人员开始入库、上门配送等工作。

快递公司显然看好末端配送这种新方式。进入2021年,圆通在全国范围内加大了推广力度。圆通在其2021年财报中也提到,“公司持续提高配送终端数字化水平,并推广驿站直送,探索创新配送体系建设。”

在河南郑州,三全路的圆通网点从2021年开始尝试“驿站直送”,将承包区逐步向“驿站直送”模式转变。原来做承包区的快递小哥则成为驿站直送的司机,一方面为分公司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另一方面快递小哥自己也能增加收入。

目前,该圆通网点下属115家驿站,有7名驿站直送专员,7条直送线路,每条线路约1200-1500票。三全路的圆通负责人王贵海介绍称,直送专员主要有三个来源,一是驿站站长和现有承包区的快递小哥直接转化为直送员;二是外聘司机为直送员;三是外包直送员(自带车)。

按照“驿站直送”的新模式,直送专员负责按照驿站三段码将所配送驿站的包裹装包、装车、卸车,按时送到驿站,并监督管理所配送驿站包裹的及时入库。与此同时将驿站的寄件取回,按时交给分公司。

为了推广“驿站直送”模式,部分区域的快递加盟商甚至把“驿站直送”作为考核任务。界面新闻获得的一份聊天记录显示,“驿站直送”未能达到一定比率的,将直接关掉直送格口。

北京通州某快递网点的负责人张先生也表示,2015年后驿站开始出现,“驿站直送”的模式也随之逐步试水。为了实现“驿站直送”,该网点在2017年开了数家驿站,但经营效果并不理想,后来陆续关闭。直到近两年,周边驿站数量不断增加、相关配送系统得到改善,“驿站直送”模式才愈发顺手。

网点、驿站各取所需

末端配送的流程调整之后,派费也因此有了较大变化。

按照以往的情况,北京一票快递的派费普遍在1.4元左右(主要是通达系),这一成本需要快递网点承担。快递员把快递放在驿站或者快递柜,每票则需要支出0.3-0.5元/票不等。如果快递员的派件量大,这种方式可以帮助他提高派送效率,但同时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快递员通常会权衡考量。

但采取“驿站直送”模式,驿站可以跳过快递员投递,直接找网点合作。相比快递员每票1.2-1.5元派费收入,驿站要少拿0.3元/票左右。而这0.3元,就是快递网点在末端配送环节中节约的成本。

如果驿站自己去网点拉货,给到驿站的派费则要更高一些。不过这一方式对一些驿站来说并不划算。“我还得加上一个司机的成本、车辆、油等费用,这些成本加起来要高出多拿到的派费。”北京一个驿站的负责人杨先生说。

一位业内人士据此推算,如果一个中转网点每天进港10万票,终端到驿站有7万票,按照每票省0.3元计算,一天可节省2.1万元,一个月可节省6.3万元,一年下来就是756万。即便去掉直送员和车辆成本等,网点依旧可以节省不少钱。

与此同时,快递网点的人员成本也随之下降。在广东英德,通过“驿站直送”模式,圆通快递员从50名减少为30名,终端入库入柜率从80%提升到90%以上。在河南洛阳,泉舜网点下属的20个驿站,初步规划出两条洛阳圆通直达驿站的直送线路,由2个司机分别负责派送10个驿站。洛阳圆通负责人表示,“采取了新模式之后,我们单票派件成本较老模式降低了20%。”

北京驿站负责人杨先生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如今这个片区已经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快递员了,都是快递员和驿站一起做。在“驿站直送”的模式之下,驿站业务量也因此好转。同时,他还告诉记者,目前驿站的自提率已经达到了97%。“每天800多件快递入港,来自提的人员有300-400人。”

同时,菜鸟等公司会对驿站针对性地推出激励措施,业务量达到一定程度,就能得到补助。如果没有“驿站直送”的加持,要想获得补贴并不容易,而在“驿站直送”模式下,得到补贴标准就不再是难事。

不过,随着驿站数量的增加,区域内的竞争也在加剧。“一开始我们这边派费是1元/票,后来陆续开了其他几家驿站之后,现在派费已经降到了0.9元/票。最近网点还在跟我们谈,能不能降到0.8元/票。”杨先生说。如果按照该驿站每天入库800件快递来说,每降低0.1元/票,每天的收入就会减少80元,每个月减少2400元。

新模式普及,还缺什么条件?

“长期来说,驿站是解决末端配送的主要方式。”上述网点负责人张先生表示,驿站有明确的营业时间,而且可以直接对接驿站工作人员,这比快递柜、小超市等末端快递配送服务更有保障。

近几年驿站数量正在大幅增加。除了菜鸟之外,快递公司也在大力推广自有驿站品牌,圆通旗下有妈妈驿站、中通旗下有兔喜超市、申通也有喵站。这也让“驿站直送”的末端网络更加完善,给新模式推广创造了条件。

甚至有二级网点开始担心,是否一级网点会直接与驿站对接,二级网点则被排除在外。一位加盟某快递品牌的二级网点的负责人分析称,如果末端派费下降,一级网点也可能会下调派费,那么二级网点的利润空间就会下降;若一级网点直接将快递送至驿站,就无需把利润分给下一级网点。他因此认为,二级加盟商或许会在这个过程中较为被动,甚至网点估值也会下降。

长远看,行业的确在探索减少中间环节,甚至已经有中转中心这么做了,即不同驿站的快递在转运中心时就直接分拣好,然后拉到相应的驿站。

不过,张先生认为这种方式的前提是网点快递都是通过终端驿站,而目前网点很难做到这点。

这几年驿站数量虽然有所增加,但并不足以完全支撑“驿站直送”。“一个一级网点可能要对接几百个二级网点,这种情况下一级网点直接给驿站派送,目前来看显然是不可取的。”张先生说。

据他介绍,他所负责的网点目前“驿站直送”的快递量占比为20%,合作的驿站有6家,只需要一个直送员就可以完成。

他还表示,自己暂时不会考虑继续扩大“驿站直送”的占比。增加“驿站直送”意味着快递员会减少,网点快递员如果派送数据表现还不错,暂时不考虑减员。此外,驿站接受快递件量的场地和分拣条件有限,如果遇到618和双11这种大促活动,驿站很难应对,张先生认为这些特殊时期还是需要快递员去送。

尽管目前看“驿站直送”模式对快递网点和驿站都是利好,但消费者最不满意的“快递不上门”问题可能又会加剧,网点对末端派送服务质量的保障也随之弱化。

消费者投诉,网点对快递员有直接的要求和管理。但由驿站承担末端配送,网点此前的管理模式随之失效。

“我们只能坐下来谈,把派送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写进合同,明确双方责任。”张先生认为,这种约束并不如管理快递员那么凑效,目前也是循着经验处理,合作的驿站也尽量挑选比较有经验的。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29mcw@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za555.com/45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