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爱阁(爱情和情爱: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

未命名_副本.jpg

情爱阁(爱情和情爱: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

小小说创作里拯救自己(随笔)

2月21日,我发了一条微博:拿什么拯救自己?我的堕落。没有人能看懂我这条微博背后隐藏的意思。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已经堕落到什么程度。

我深知,剔除我身上爱好的文学创作,我热爱的小说创作,我什么也不是,一文不值。有工作,没编制,不在体制内;虽然做着文字工作,却是真正意义上的打工一族。我唯一骄傲的,骨子里不比人低的就是我喜欢文学创作,我写出了那些有人认可的文学作品,并且因为写作而在不惑之年来到了北京工作,从事自己喜欢的文字编辑工作。人生五十做白领,说出去有里有面,是一个很体面的工作。虽然我常常在别人恭维我的文学成就时说,其实爱好写作就和别人爱好吃喝嫖赌一样。内心深处,我知道,我比那些爱好吃喝嫖赌的人高贵,是小说创作让我高贵。

一旦离开了文学创作,我会堕落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吃喝嫖赌吗?

当我意识到自己的堕落时,我强迫自己去看以前的小说,当我重新阅读这些写于不同时期的小说,这些写于不同时期、和我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小说时,我甚至怀疑这些小说是不是自己创作的?

爱情和情爱。一个是亘古不变的,永恒的,高贵的文学创作中不老的题材,一个是庸俗的,低级的,谈色色变的话题。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爱情让我们高贵,情爱让我们堕落。

出版了六本小说集子,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些有关爱情的小说。在这些爱情小说的创作里,我不断地剖析自己,挣扎,裂变,拯救。《浇花》《一条自由飞翔的鱼》《我想让你拥抱我》都有我自己的影子,有我生活的裂痕,有我内心的挣扎,有我对爱情的诠释和对自己心灵的救赎。

只有在人与人的心灵纠葛里,才能发现人性深处的善与恶,才能写出人性本质的东西。在小说创作里,我不断地拯救自己,尽量让自己不至于堕落在物欲横流的现实里。

在文学创作里高贵,离开文学创作我就会堕落。

2022.2.21

情爱阁(爱情和情爱: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

【江东璞玉】本名吴琼(1966——),男,曾用笔名吴銎,孤独的鱼等,陕西商洛人。小小说作家。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精短小说研究会副会长、百花园杂志社签约作家。现客居北京。某文化出版公司图书编辑。作品被《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等选刊转载。作品入选《中国微型小说百年经典》等权威选本和年度选本。获第七届、第八届全国微型小说(小小说)年度评选奖三等奖;百花园杂志社“2011——2012小小说优秀原创作品奖”;首届秦岭生态旅游节“金丝峡”杯征文大赛小说组三等奖。小小说《欲望树》收入2012年高考语文模拟试题。《我的父亲是那人》选入山西教育出版社教辅教材《语文树》(小学四年级版)。《唱着生活的男孩》选入上海教育出版社《语文主题学习》(八年级上)。正规出版小小说集《唱着生活的男孩》、《一里一里的阳光》、《一条自由飞翔的鱼》,《一条自由飞翔的鱼》(微阅读1+1工程)、散文集《半个苹果的爱》等。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29mcw@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za555.com/4143.html